網站首頁 網址導航 繁體中文
  公司新聞
  業內資訊
  技術資料
  常見問題

電話:86-758-2601710
        86-758-2601712
傳真:86-758-2601709 
E-Mail:manyuan@163.net 


  當前位置:首 頁 > 新聞內容

紡織行業遭遇“大撤退”,外貿企業轉型自救
發布者:管理員 發布時間:2020-10-16 08:36:59 閱讀:972次   【 返回上一頁

  在疫情影響下,服裝行業正在遭遇罕見的沖擊,不少企業處境艱難,甚至宣布裁員或破產。

  今年5月,美國知名服裝零售商J.Crew正式申請破產保護,成為本輪疫情中,美國首個申請破產保護的主要零售商。

  6月,耐克發布一份不及預期的2020財年第四財季財報,出現罕見虧損:季度凈虧損7.9億美元(超50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179.88%,而營收則同比下降38.14%至63.13億美元。

  “2020年勢必是動蕩的一年,預計中國服裝市場至少蒸發4000億元人民幣收入,整體市場規?s水15%!币惑w化營銷云領領先企業Convertlab市場部副總裁劉金硯近日公開表示。

  產業鏈幾近停擺

  紡織服裝產業鏈上游涉及天然纖維(如棉、麻、毛)和化學纖維生產,中游包括紡紗、織布、印染,下游包括服裝、家紡、工業用紡織品等最終產品。

  在紡織和服裝行業有30年監管和觀察經驗的安希表示,中國是全球紡織服裝產業鏈最健全的國家。

  根據Wind資訊和京東數科研究院的統計,從2001年到2010年,中國布產量從290億米上升至907億米,紗產量從761萬噸上升至3733萬噸,化纖產量從841萬噸上升至4886萬噸,均為全球第一。

  但業內人士表示,在本世紀的第二個10年,由于勞動力成本的上升,紡織服裝產業鏈的下游逐步轉移到勞動力成本更低的經濟體,而在中美貿易摩擦中,紡織服裝商品受美國加征關稅威脅,加速了轉移。雖然加工工廠有向東南亞轉移的趨勢,但中國仍是最重要的化纖和面料出口國。

  根據UN Comtrade和京東數科研究院的統計,到2018年,紗線面料出口占據全球貿易三成,化纖出口占據全球貿易四成,下游生產國如越南、柬埔寨等均依賴進口面料。

  目前全球服裝行業的主要買家集中在美國、歐盟、日本。在全球新冠疫情的陰霾下,歐美日市場需求量大幅下降,使得整個紡織服裝鏈條上的企業人人自危。

  據業內人士介紹,現在服裝加工廠和買家之間很多采用商業信用的交易方式,買家就有很大的空間和不確定性,原來整單整走的模式也變成小批量經營,造成成本增加。

  紡織企業的付款方式也導致上游的供應商在特殊時期處于一種“不敢生產”的狀態。紡織服裝類企業的采購是先交貨,貨賣了后再向供應商付款。一些小的織布廠因為害怕客戶臨時取消訂單,也不敢多生產,甚至為了規避風險,寧可不開機。

  由外向內的轉型

  中國是全球紡織服裝產業的中心,紡織服裝行業如何抗擊疫情帶來的沖擊,受到全球關注。

  上海曾經是中國紡織服裝行業的大本營。在紡織服裝出口受阻的情況下,首當其沖的是上海紡織服裝的外貿企業,進而再蔓延到整個產業鏈。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分析,由于2019年以來經濟總體偏弱,服裝出口和內銷市場均表現欠佳,加之制造成本高企、訂單轉移、出廠價格增長乏力、庫存增長等因素導致服裝企業利潤空間嚴重壓縮,服裝行業效益指標增速呈現明顯下降趨勢,企業盈利壓力顯著增加,運行質量提升難度加大。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9年1—12月,服裝行業規模以上(年主營業務收入2000萬元及以上)企業13876家,累計實現營業收入16010.33億元,同比下降3.45%;利潤總額872.83億元,同比下降9.75%。

  東方國際是一家位于上海的紡織集團,也是中國最大的紡織服裝集團和最大的紡織品服裝出口企業。前幾年已經開始從外銷轉變成外銷+內銷,成功培育了Lily、三槍等品牌,今年幾乎完全轉內銷。業內人士認為,以東方國際為代表的服裝外貿企業如何轉型思變,將成為帶動整個產業鏈變革的重要方面。

  不過,轉型并沒有那么容易,培育一個品牌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國內不少大的服裝出口企業都在做自主品牌,東方國際、申洲國際都是走在行業前列的代表;Lily、雅戈爾、波司登都是轉型成功的案例。

  6月22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支持出口產品轉內銷的實施意見》(下稱《意見》),鼓勵企業拓展國際市場的同時,支持適銷對路的出口產品開拓國內市場。

  京東數科首席經濟學家、研究院院長沈建光認為,從短期疫情的應急情況來看,《意見》的每一項措施都是對紡織服裝產業的利好,減免稅負對困難中的企業是雪中送炭,海關便利化、跨境電商等也會對出口有一定積極影響。

  “但是長期而言,中國紡織服裝行業的未來還是要往高端走。近幾年來,我們已經看到一些好的跡象。技術含量和附加值比較高的紡織機械和化纖的出口開始往上走,真正靠人力的服裝加工已經開始向東南亞轉移,貿易摩擦和疫情可能會加快行業的調整!鄙蚪ü獗硎。

  在出口疲軟的情況下,如何成功轉型?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金融貿易學院院長章玉貴認為,設計、生產貼近中國市場、消費者和年輕人的服裝越來越重要。

  “紡織服裝企業要實現在市場細分與個性化產品供給方面的快速轉型,在技術、工藝與服務理念上創新,在對各個年齡段的開發性需求方面下的功夫不夠。例如,上海目前的西裝定制市場需求很大,但是真正能夠滿足高品質需求的企業很少,完全可以加強培訓,留住老師傅,壯大‘國寶級’工藝大師隊伍!闭掠褓F表示。

  謀求線上創新自救

  面對罕見的行業沖擊,服裝人該如何展開自救?從上半年情況看,主流路徑之一為,通過直播帶貨、社交電商等渠道創新,拉動線上銷售,彌補線下銷售萎縮的損失。

  例如主營男女服裝的太平鳥,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收32.17億元,凈利潤1.21億元,營收同比增長3.09%,凈利潤同比下滑8.55%,實現扣非凈利潤5622.27萬元,同比增長129.14%。

  太平鳥方面表示,疫情期間,公司積極迅速推進新零售業務,公司新零售及電商零售額大幅提升,尤其是二季度電商零售額同比增長30%以上,使公司營業收入與同期相比逆勢增長3.09%。公司新零售業務的迅速推進、電商零售額大幅增長以及線下零售業務在二季度的快速調整恢復,一定程度上彌補了線下門店疫情期間損失,以及渠道合作方給予的減免租金支持和國家給予的社保減免等優惠支持,公司經營性利潤同比有較大增長。

  太平鳥逆勢增長背后,公司積極優化、調整虧損資產也功不可沒,這也是主流的自救方式之一。森馬服飾7月20日亦宣布擬出售全資虧損子公司法國Sofiza SAS100%股權以降低公司經營風險,避免業績遭受更大損失。

  紡織服裝品牌管理專家、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偉雄表示,此次服裝行業遭遇的“大撤退”,是國內服裝行業經過前幾十年快速發展后的必然,行業的產能過剩、低門檻、低附加值、低端制造、價格戰等特征,決定了服裝行業已經到了必須改變的時候,而疫情則加速并加重了行業變革。因此他認為,服裝行業短期難以走出發展困境,行業調整將持續一至兩年時間,這期間,落后產能被淘汰,強者恒強,國內服裝業也逐漸開始由粗放型走向精細化。

  在程偉雄看來,困境當下的服裝業,企業當務之急是做好內控,保證現金流,爭取活下來;其次互聯網正推動服裝行業產業升級,企業應充分利用新工具、新平臺、新技術挖掘市場需求,激活消費潛力;另外,國內服裝行業產能過剩主要因行業同質化、低端化競爭嚴重,因此建議企業在技術研發上狠下功夫,加強原創設計與面輔料應用方面的創新與應用,比如環保、健康面料的開發與應用等,提升企業與產品附加值,提高競爭力。

 

      來源:全球紡織網

 
 

 (文章版權屬原創作者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 返回上頁

  關于我們 |  企業文化 |  企業形象 |  技術資料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 |  營銷網絡 |  信息反饋 |  網址導航  
  版權所有:肇慶曼源紡織有限公司 © 2006-2026 | 粵ICP備09176641號 | 網站技術支持:飛棱科技  
天天av天天翘天天综合网,最新欧美精品二区三区,很很鲁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A无码亚洲男人的天堂官网